大纲这种东西我没有

© 安德烈
Powered by LOFTER

[狗茨] 天狗与花猫 1

·二十世纪,以及假面舞会。非完全清水,不甜我都对不起我自己。

·Chromophobia


——

天狗与花猫 1


没有干净的地方。哪里都没有。如果想找一个洁净的地方,就先把自己变得不洁吧。

到处都是肮脏的,桌面上吃过的废食碎屑、甜腻腻的油渍、颠倒的啤酒瓶和揩掉脏物的一团团龌龊的卫生纸,那上面巨大昆虫爪钳抓持着,看得见的苍蝇和看不见的蟑螂正在温暖地栖息。

茨木侧躺在硬布面的小沙发里面,胳膊和头枕在一侧扶手,而双脚小腿搭出了另一侧沙发边沿。他听见厨房在炖煮什么烈性食物的声音,他仿佛能看到蓝蓝的火苗悠悠地飘动,炉灶里发出的噼啪...

可爱的孩子

[鬼使黑白] 哥哥哥 3

1.雏形 2.一晚

早晨好,通宵的我,给大家糖一个。后面,没有车。

——

黑羽走出旅店,来到街上,天蒙蒙发亮,他双手插兜,带着疲惫的倦容去路边摊买了点早餐吃。在两侧民居道路的尽头是一栋莫名其妙的高楼,四面围城一样堵在他眼前。

那是他的终点。他要去那里。

他要去那样的楼里。

黑羽一下子清醒了,看看手表已经七点多,他几口吞咽了早餐,快步返回宾馆自己的房间,换上一身干净衣服,拿了文件锁门离开。

搭上出租车,他把那条消息发出去了:

等我回来。

仿佛未能入睡的昨夜不存在似的,他的精神再次焕发,黑羽仔细瞧着后视镜里自己的眼睛,浸烟过度造成的...

一晚

[鬼使黑白] 哥哥哥 2

·1.雏形

·现代。

把香烟稔了,浓浓的余味仍然刺激地眼睛痛,烟料气体就好似从他的眼睛两孔一并过滤而出,他一根接一根不停地抽,等到停下来的时候,才发现小房间里烟雾缭绕、没几丝洁净的分子可压到肺里去。

四壁是深灰的墙,与其说这是一个寄宿地,不如说像监牢一样逼塞着人。和白墙的区别在于,连勉强吸附走这廉价烟气的印象都没有。眼前只有模糊,他宁愿是沉困的……可是越来越清醒,伴随着越来越近的铁屑青墙。

黑羽决定打开窗子,把这些流动的腾雾放赶出去。

天已经快亮了,他一夜没有睡。

——在想一个人。

昨天他吻了一个人。然后第二天,他就收拾好行...

[狗茨/酒茨]潮汐的片章·drink drug

·现代。茨木。

·狗子,如果我还有用的话。

·Grace Descending.(边听边看)

 

——

       我的怒火已经熄灭,那狂躁与不安,也向脚底下退去。

       火焰清退,然而锁骨上的纹身并不能用水洗去。那像他一样的红发的图案,是大学毕业之后刻上的。

       大天狗坐在我对面。我就觉得,该为这样富...

[鬼使黑白]哥哥哥

*现代。短篇。孤儿月白。

 给一个朋友,你一路走好,不送。

Unspoken

——


       哥往身上喷的香水,我觉得很刺鼻。我把脸埋在枕头上。昨天睡之前没有擦头发,几乎是还滴着水就睡了,寒气漆地脖子很痛。已经不是可以不在乎身体的年纪,伤口不会一夜之间就愈合,倒会因为免疫力下降而一夜染上疾病。

       哥走了,去上班,他三十多岁,看起来年轻帅气,工作勤勉,他说他很快就要升职了。前途光明。...


[狗茨/酒茨]潮汐的片章 7

*狗茨酒茨,cp洁癖别进,现代paro

*经纪人大天狗→歌手茨木←吉他手酒吞(已经变成上任吉他)

*上一章大碴子味太重我认错,书面语回来了;

网吧好吵:Let The Story Begin(飙车)

 

——

六月份早晨的天光很美妙,太阳光是橙黄色的,很透澈。大江上铺着层波光粼粼的水雾,但是很快消散。没到盛夏,气温升不了多少,仍有些寒冷。

他们到了七点钟才打道回府,从此到离开大学校园,他都感到自己小肾上有股又抖又慌的寒意。在那最后一次相处的强烈渴望下,他把过去的残念释放出来,就他自己的话来说:切断了廉耻。他很想根据自己原来的非分之想做些逾越朋友的行为,反正是最后一次,电...

动画 御伽草子中的 茨木童子。
觉得挺美。

[狗茨/酒茨]潮汐的片章 4-6

*【狗茨/酒茨】现代paro(这章大部分酒茨)

*经纪人大天狗→歌手茨木←吉他手酒吞

*这次六千五百字,很长。感觉可以了。祝大家近期有考试的考试顺利。

*挚友说我“滴滴打车”是广告植入,太搞笑不忍心修改了哈哈!

两首歌:Wrestler(中二土嗨) Golden Light(凝望江水)

 

——

肖想此刻,肖想彼时。

 

潮汐的片章 4-6

 

眼花缭乱。下面是缤纷的色彩,海潮样的人群。

新的乐队朋友们在等着他开口。

茨木将圆片眼镜向上一推,这是为了消除不安而准备的。他必须要看清台下的每个细节。

他轻微地呼口气,视线从天花板到...

[狗茨/酒茨]潮汐的片章 3

*【狗茨/酒茨】现代paro(这章狗茨R18成分)

*经纪人大天狗→歌手茨木←吉他手酒吞

*挚友说我昨天更得有点水……emmmmm,有吗?一写狗茨就想开车,请问我还有救吗?

*加预警:路人茨(。ŏ_ŏ)


My Secret Friend(你吃肉渣时播放)


——

蚊虫叮咛,烈日灼心。


潮汐的片章 3


茨木松开拿着话筒的五指,连手心都是燥热的汗液。

四年之后第四次登台,台下无人,还是那么紧张。

他把话筒上的汗水在衣服上蹭掉,然后还给驻场姐姐。

店老板阎魔还是老样子闭着眼睛抽烟,没睁眼看他。

茨木又跑上酒吧二楼,大天狗桌前终...

[狗茨/酒茨]潮汐的片章 2

*【狗茨/酒茨】现代paro

*经纪人大天狗→歌手茨木←吉他手酒吞


音乐链接(酒吧名也用了这个)


——

海水是咸的,解不了渴。


潮汐的片章 2


茨木被酒吞摇醒,他揉揉眼睛辨别了一下自己所处的地方,脑子才开始运转。

——自己在和酒吞的二人宿舍。

从偶遇了大天狗那个男人之后,最近醒来都得先回转一下自己身在哪里,才能选择开口讲什么话。

“怎么了?”酒吞看他迷蒙,开口道。
“什么怎么了。这话应该我问,是你把我叫醒的啊……”“都这个时间了你还不起床?”

酒吞把喝完的矿泉水瓶瓶盖一拧,扔进垃圾桶。他貌似也刚进宿舍,脱了短袖光着膀子说话。

“几点了...

[狗茨/酒茨]潮汐的片章 1

*点文应邀  @爱的战士某S 

*【狗茨/酒茨】现代paro(这章非完全清水)

*经纪人大天狗→歌手茨木←吉他手酒吞

*文风?是tan90°的。


——

你心里有火得靠水来灭。


潮汐的片章


不行,脖子痛得要死,大脑好像被硌缺氧了。使劲低头舒缓也不见好。茨木搓着后颈,愤恨地想自己居然枕着马路牙子,就这么在人行道上睡着了。这要路过一个开车的瞎眼司机,非得把他碾成两半了也不带回头的。

茨木后怕,腹中饥饿,又没粮没水。

妈的,现在几点了?他为什么会在这儿?他拍拍疼痛的后脑勺,想起来自己喝多了没地方回,...

[tk yys]斩手之邀

拉郎髭茨 也有酒茨。(刀剑乱舞)髭切x(阴阳师)茨木

另有膝丸出没

雷到的话不负责,喷我的话……我还是会写……

考据不是特别多,见谅。就想对邪教试试水。

7k字一发完。

短篇。


——

斩手之邀


茨木童子被一阵爽朗的清风唤醒,这才发现自己正像条老狗一样趴在草地上,刚才那一觉睡的真香,他翻个身,冰凉的地面也刚好惬意,他看到四下里影影绰绰,一片漆黑幽冥,像在深山老林里面,辨不清这是何时年月,何样世代。

他躺着,泥土是湿的,叶片上还沾着水露,像下过一场雨,对于自己怎么会在此处,他毫无眉目。难道是与谁决斗一场,而负伤徒留此地?又或者自己喝多...

[鬼使黑白]老人

点到为止。

短篇。


——

鬼使白推开虚掩的防盗门,他寻着鬼使黑留的线索地址来到这儿,没错,这两年鬼使黑迷上了推理悬疑,说话都开始打哑谜,连指个地点都得让人翻来覆去的想,鬼使白翻了最后一次白眼,这才能平心静气的推门进去。

往年,他们互相轮流着找地点庆祝祭辰。

今年轮到了鬼使黑。鬼使白心里有点后悔,哪怕他俩换一年,让自己找今年的祭日地点也行啊,总之在鬼使黑换个新爱好之前,他每天都有想跟对方绝交的意思。

怎么说呢,鬼使黑现在瘾君子一样的姿态,佝偻着背蹲坐在房子中央,正面儿朝着他,在他近旁只有盏昏暗的油灯,照得这人脸上三分之二的黑暗,剩下一点的黄油青脸。

鬼使白见多了鬼,还是觉得这张...

[狗茨] 赏月

寺庙魔缘大天狗×大妖茨木

开了半拉的拖拉机……被我悬崖勒马勒住了。


——

大天狗本来端端盘腿坐在屋外走廊上赏月,夜已深了,除了门口守夜的小僧还醒着,庙里早像沉到水里一样,死寂寂一片,都睡了。要不是这时候,他也不会这样不讲究身份地坐在走廊上,他卧房在二楼,带着阳台,但是纸门外的走廊这处,却是赏月观天的好坐次,只是两边连着向下的楼梯,不过可想,这当儿也不会有人上来瞧见他这样。也要不是赏月,他也不会备了壶酒搁在盘里,饮着它,把五脏回得热乎,打平常他也是滴酒不沾的。他叹着今天的月亮圆得好看,像美人的脸盘儿,又或是一面千古不变的明镜,月光照得他心里亮堂堂的,正印证着他一片丹心,...

[狗茨] 坎途

hin短的篇。大天狗和茨木童子的传说不多说。因为个人文力有限,所以先写下背景:故事在大天狗向人间复仇后,觉醒了,也获得了力量,风波平息,他却对自己的一切难以解答,于是这是边回顾到茨木边原谅自己的过程。

也跟基友说到:觉得茨木童子和大天狗两个是相似的,都是被始乱终弃的人,所以两个人可以在庭下交杯换盏,坐到天明。

这就是我对他们的情感。


 ——

烟波涤荡,耀日动漾。

他站在崖上,描摹着骨箫的纹路,扫过那排孔眼。转而把箫握在手里,正像握住一柄长骨。

他稳住翅膀,不至于被呼呼的风声震得晃动。这对苍白的天翼,也沾染过很多喷洒而出的滚烫鲜血,却难得一尘不染。

宏伟的落日,血...